12月31日消息,據彭拜新聞,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因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融資一事而爆發的矛盾,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有了最終的結果。

12月31日,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恒大健康與賈躍亭控制的FF達成了重組協議。

據協議,恒大不會再繼續投資FF,而此前已經投入的部份將變成:1,透過此前收購的香港時穎公司持有32%的FF優先股權;2,並100%持有合資公司全資附屬公司 Evergrande FF Holding (Hong Kong) Limited(FF香港)及重組協議項下的權利,作價合共 2 億美元。公告顯示,FF香港持有法拉第未來的境内相關資產。

同時,雙方所有原協議將終止,恒大無需再向FF註入資金,並同意解除現存的質押。此外,雙方還同意撤銷及放棄所有現有訴訟、仲裁程式及所有未來訴訟的權利。賈躍亭可以在5年内回購恒大持有的32�股權。

澎湃新聞從公告中看到,賈躍亭在5年内行使回購權利的價格各不相同,從第一年至第五年分别為:6 億美元,7 億美元,8 億美元,9.2 億美元和10.5 億美元。也就是說,如果賈躍亭能在第一年回購這部份股權,將不用對恒大做出任何額外回報。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佈以67.46億港元(約合56.33億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Smart King為時穎公司與Faraday Future原股東成立的合資公司。

按照簽訂的協議,恒大在三年内投資20億美元,佔合資公司45%股份,按照協議約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

彼時,許家印和賈躍亭同時向外界傳達雙方要在電動汽車領域幹一番大事業的決心。然而,雙方之間的「蜜月期」在維持了不到四個月之後,就走向了分裂。此後,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的矛盾愈發激烈。

10月3日晚間,恒大健康突然宣佈,賈躍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這是雙方之間合作走向破裂的開端。

關於提出仲裁的原因,FF方面稱,解除所有協議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恒大未能實現其意圖,繼而拒絕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資金。同時宣稱,提起仲裁是因為「投資方恒大單方面對於與FF母公司早前所簽訂的投資合約條款出現多條違約」。

顯然,作為第一大股東的恒大完全不認同FF的說法。恒大健康認為,公司認為已履行相關協議項下的責任,已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動,捍衛恒大在相關協議下持續享有的權利,保障公司及股東的利益。

除了以公司的名義對恒大提出仲裁之外,FF美國員工在美國洛杉磯高等法院提起集體訴訟。指控恒大健康、夏海鈞和彭建軍企圖透過欺詐手段奪走FF控制權和核心知識產權,並提出要求FF從恒大收回FF中國的資產、業務經營權和管理權除此之外,賈躍亭本人在美國擧行的「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戰略會上控訴恒大覬覦FF的全球控制權。

終於,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這場引來市場關註的「戰爭」落下帷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