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很難,創業成功難上加難。不但要天時地利人和,還要錢多多。更可怕的是,就算滿足上述所有條件,也不一定管用,而且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意外。

TechCrunch 致力於報道全世界最頂級的創業公司,我們既見證企業的全盛,也目睹公司的衰亡(口水一點講,就是「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大部分情況下,創業公司風光一時,都不意味着風光一世,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2018 年即將過去,我們希望用這麼一篇文章,來記錄這些曾經輝煌過的公司。

Airware (2011-2018)

  • 融資總額:1.18 億美元
  • 融資階段:C 輪
  • 總部:舊金山

Airware 為企業提供商用無人機雲系統,幫助建築、礦業和其他企業客戶使用無人機檢查設備是否有損壞。他們也嚐試過設計自主品牌無人機,但發現無法與中國大疆這樣的行業巨頭抗衡。

Airware 倒閉的通告來得非常突然 。倒閉前四天,他們剛剛宣佈獲得三菱的投資和合作,並開設了東京辦公室。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稱:「非常遺憾,市場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達到我們的預期。為了長遠考慮,我們不斷進行業務調整,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資金耗盡了。」

Blippar (2011-2018)

Blippar 是 AR 行業的先驅,但不幸的是,增強現實到現在還未被主流市場接受。 儘管今年早些時候他們又籌集了一筆資金,但很明顯虧損的速度比客戶增長的速度快得多。

今年,馬來西亞政府控制的國庫控股 叫停了一筆價值 500 萬美元緊急註資 ,這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官方博客中,該公司表示「悲劇結束,極其悲傷,非常失望」。

Bluesmart (2013-2018)

智能行李箱制造商 Bluesmart 應該算是「被關門」。2017 年 12 月,美國聯邦航空局下令禁止配鋰電池的智能行李箱,今年年初, 航空公司開始全面執行這項禁令。首席執行官 Tomi Pierucci 對此直言不諱,稱這項禁令是“絕對的荒謬”。

從 Bluesmart 的角度來看,他並沒有錯。 這家公司把全部身家壓到智能行李箱上,當禁令開始施行的時候,他們沒有轉型的空間。 最終,他們 終止了所有的銷售和製造,剩下的技術、設計和知識產權賣給了傳統箱包巨頭 TravelPro。

Doughbies (2014-2018)

  • 融資總額:76 萬美元
  • 融資階段:種子輪
  • 總部:舊金山

7 月 23 日,獲得 500 Startups 投資的「蛋糕房界的 Uber」Doughbies 宣佈 即日起停止營業 不是因為創業公司沒錢了,實際上 Doughbies 還在賺錢,只是因為兩位 創始人不想弄了

我們的記者 Josh Constine 當時 認為 ,本來一個細水長流的項目,投資方施加的盈利壓力太大,超過了創始人的承受能力,Doughbies 其實不用拿風投的錢。唉,RIP Doughbies。

Lantern (2012-2018)

  • 融資總額:2150 萬美元
  • 融資階段:A 輪
  • 總部:舊金山

(此 Lantern 非彼藍燈)

在數次嚐試出售公司失敗之後,心理健康平臺 Lantern 宣佈關閉 在此之前,他們獲得了來自 Mayfield(疋茲堡大學醫學中心的風險投資部門)和 SoftTechVC 的 千萬美元投資

Lantern 的業務就是基於手機 應用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心理疏導,排解壓力和焦慮。原名 ThriveOn 的Lantern 儘管是這個領域的先行者,但在同業者擁擠,競爭激烈的當下,還是無法找到足夠的客戶維持運營。

Lighthouse AI (2014-2018)

  • 融資總額:1700 萬美元
  • 融資階段:戰略投資
  • 總部:帕羅奧圖

獲得安迪魯賓的孵化器 Playground Global 支持的智能安防攝像頭制造商 Lighthouse AI,讓用戶使用自然語言控制監控視頻回放(比如說“今天狗狗在廚房搗亂沒有”,程式會自動調出寵物在廚房的監控回放),這個點子可以說頗有前途,但也面臨着諸多競爭壓力,而且他們並不是消費者的第一選擇。終於在這個月, 公司宣佈關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