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互聯網下的AI新變局

8年,AI正在經歷第二個輪迴。

2011年智能語音助手Siri面世,人工智能一詞被人們熟知,自此,人機交互、機器思考、智能識別開始從幻想走向現實。

發展8年的當下,被貼上「AI」標籤的公司不勝枚舉,產業化的如今,鼓吹風口已成慣用模板,但無數信號都在表明,去偽存真正成為如今新的主旋律。

最明顯的一個信號來自於資本。

據IT橘子統計,2019年前四個月,AI行業資本交易量下降,平均單筆交易融資額1.07 億,相較於2018年1.8億的平均單筆融資金額,近乎腰斬。

另一個數據則是顯示,2018年全年有將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處於虧損狀態。

前期用力過猛,後期反彈不足,在一熱一冷的差異化對比中,AI行業盡顯疲態。

吳軍曾在《浪潮之巔》寫道:近一百多年來,總有一些公司很幸運地、有意識或無意識地站在技術革命的浪尖之上。一旦處在了那個位置,即使不做任何事,也可以隨著波浪順順當當地向前漂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但如今看來,AI行業或將迎來退潮新變局。

一、離開產業「死亡」成常態

「感謝小夥伴們近兩個月來的努力,我們盡力了。」

當把最後一份工資交到員工手裡後,沈楠向聚集在會議室的員工深深鞠了一躬。

沈楠是一家AI音箱公司的創始人,面對已經開始清算的公司現狀,他流露出滿滿的無奈。

2017年初AI在全網霸屏。原本在校內研發編程算法的沈楠,與好友組成AI創業團隊,新穎的研究成果加之名牌大學的背書,第一筆融資很快就到賬,沒過多久便再次拿下二輪融資。

處於風口上的AI行業,瞬間吸引眾多資本入駐。據統計自2013年以來,全球人工智能行業投融資規模均呈上升趨勢,2018年更是突破頂峰,共融資1311億元,平均單筆融資額 1.8 億,增長率超過100%。

資本頻繁集中,動輒估值過億美金的早期項目數不勝數,在年中沈楠的公司估值就已經1億美金。

他從未擔心會撐不下去。但下半年資本市場的收縮卻讓沈楠的情緒瞬間降到冰點以下。

在去年年中的某股權投資產業峰會上,「募資難」三個字出現了近40次。投資機構「募資難」的聲音充斥著整個創投行業,初創公司的融資首當其衝。

其實,早在2017年9月,李開復就曾預言:「人工智能創業有泡沫,(融資熱)是今年上半年開始的,融資差不多夠18個月花,明年底估計有一批公司倒掉。」

原本無心在意泡沫論的沈楠,現在幡然警覺,一切正中其言。

根據《北京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白皮書(2018)》對國內AI創業公司數量和投資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底全國人工智能企業4040家,但其中拿到風險投資的公司僅佔總數的30%,有70%的公司沒有拿到融資,倒閉清算只是時間問題。

沈楠的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大批曾獲得融資的AI公司,沒能邁得過高投入慢回報的門檻,紛紛倒台死亡。

在死亡的AI企業名單中,成立僅兩三年的公司比比皆是,當初宣稱的「AI口號」有些至今還停留在PPT階段。

即便很多創業公司項目已經落地,但由於想快速變現,不斷跟隨市場熱點調整產品方向,最終融資燒光殆盡。

這一切已經發生,而且也正在發生。

二、產業互聯網下AI新巨頭

凡事終有個例。

不論是早年的互金,還是今年的O2O,抑或是現如今的共享經濟、區塊鏈革命,種種跡象表明終會有企業擺脫「約定俗成」的時代規律,殺出重圍。

就當下而言,人工智能也不例外。

人工智能產業鏈主要分為基礎層、技術層和應用層三個層面,技術層面包括計算機視覺、語言識別、深度學習等。其中計算機視覺和語音識別領域湧現新巨頭身影。

據IDC諮詢最新發佈的報告顯示,目前中國計算機視覺市場份額佔比為:商湯23%, 曠視20.6% ,依圖10.1% ,雲從8.1%以及其他公司。

前四位被圈內合稱之為視覺四小龍,其憑藉創新的技術,過硬的實力,全鏈的產業落地模式,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受到資本的寵溺,一躍成為行業獨角獸。

商湯主攻平台模式,「1(基礎研究)+1(產品及解決方案)+X(行業)」的商業模式,重點在供應鏈,側重雲端,為企業提供軟硬一體化戰略解決方案。

「端邊雲一體化」是商湯科技凸顯智慧城市中樞能力的解決方案,在視覺開放平台、智能邊緣節點、人臉識別機三方面,商湯為城市分析提供技術支持。

與之恰好相反的曠視,是從後端平台到前端技術。

曠視重在自身研發的產品矩陣,從人、車、物多個領域打造IoT OS,擴大產品應用落地場景。

深度學習系統Brain++,鏈接各個節點,通過AIoT的全方位佈局賦能安防、機器人等各種終端,從物流、工業源頭加速實現產業商業化落地。

對比之下,依圖和雲從則選擇了玩家更少的醫療器械和互聯網金融賽道,搶先進入賽場佈局。

依圖專注視覺領域,將技術方向擴展到NLP,把數據域從醫學影像擴大到電子病歷,輔助醫生診斷治療。

健康與財富常常相提並論。iPhone X的誕生帶來Face ID狂潮,金融領域紛紛採用更加安全的人臉支付功能,雲從科技由此進入較為冷門的金融行業。

雲從在線下ATM機和營業廳場景應用人臉識別技術,並一體化改造智慧網點,提升硬件設備數字化,近日雲從的業務還拓展到金融決策層風投業務。

歷經8年發展,無數企業在AI賽道湧入又退場,最終殺出重圍的CV四小龍除了擁有過硬的技術外,更是統一戰線瞄準產業互聯網賽道,為傳統B端企業賦能。

產業互聯成為共識,AI領域新巨頭方向一致,在產業互聯時代,不斷賦能產業,促進產業數字化升級與變革。

三、BAT產業互聯決心

如果把AI全行業比作金字塔,那麼最頂端的無疑還是BAT。

儘管獨角獸公司在單個領域成績不俗,但若是順著其軀幹架構向下延伸,必然會發現來自巨頭們的脈絡筋骨。

在AI領域,互聯網巨頭的「合縱連橫」策略尤為明顯。他們從幕後走向台前,從投資者變身參與者,在AI領域布雲施雨。

熱衷於明星企業的阿里搶先入股CV四小龍,甚至有坊間傳言,馬老師一度欲買下半個AI賽道的玩家。

百度將投資項目集中於「智能機器平台」和”行業智能化”方向,在出行和智能硬件領域押注獨角獸企業,在內外交困的當下,專注不失為一個明智之舉。

穩紮穩打的騰訊則看重與自己屬性相匹配的「賽道性」企業。AI領域遍佈其種子選手,特斯拉、優必選、蔚來均「招至麾下」。

在2018年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BAT大佬紛紛表示AI與產業互聯緊密關聯。

馬雲表示AI的使命是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馬化騰指出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正在通向「大社交」時代。而在李彥宏看來,未來真正的AI公司,必將遵從AI思維、AI能力、AI倫理「三位一體」的概念。

高調進場的BAT,對人工智能領域其他玩家的威脅,不僅停留在資本表面,更有實際下場的行動。

去年3月,阿里巴巴城市大腦系統在全球媒體面前亮相,阿里城市數字化改革初心表露無遺。

接著,騰訊宣佈開放旗下首款AI+醫療產品「騰訊覓影」,從醫療行業切入賦能整個產業,打出智慧醫療戰略第一張王牌。

1個月後,李彥宏宣佈百度的L4級別自動駕駛巴士Apollo已實現量產,自動駕駛或將成為顛覆未來整個出行領域的關鍵,傳統車企行業不斷注入智能互聯基因。

「BAT的加入,讓AI領域的競爭更加複雜化。」昆仲資本合夥人姚海波表示。「國內外人工智能最大的區別是,宏觀上國外不談論AI頭部公司,更傾向做生態系統,在生態系統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做頭部公司,集齊所有資源。」

國內頭部公司的差異化打法,更使得單個AI公司常在「站隊」和「獨立」之間進退維谷。

以技術為導向的AI獨角獸,擁有比BAT更多樣化的技術,但要想避免被吞併,不僅需要擁有無法替代的技術或市場,同樣更需要更多場景下的實際落地模式。

很難說清巨頭模式對AI行業發展是利是弊,但就當下而言,BAT仍然是AI行業的一道天塹,不能忽視,更無法越過。

「2019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王興曾這樣預測。

10年,對於現在的AI企業還很遙遠。在資本漸趨理性,技術高速發展的時代,行業的顛覆性變革或只在一瞬之間。

目前看來,AI行業經歷了最好的上升期,也度過了最差的沉浮期,洗牌期或即將到來。

廣告